当前位置:主页 > A猫生活 >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 >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上传时间:2020-08-03点击:769次

正在期待两个月后登场的新一代设计展吗?看见这群年轻设计师爱土地的方式,你会更加期待。「台湾之光」和「蚵蚵蚵:复蚵计画」,六个女孩,两组人马不约而同因毕业製作的机缘,开启向土地学习的契机,她们抬起头、弯下腰,听着山的呼吸,闻着海的气息,用年轻的设计思维关心那些就在我们身边的「日常小事」。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用设计爱台湾,赖加瑜(左上)、潘薏心(左下)以及王俐文、翁钰婷、侯佩君和刘珮萱(右图由右至左)的毕业製作里,有年轻世代对土地的爱
台湾之光-60盏特色路灯大放闪

赖加瑜和潘薏心,是辅大应用美术系的同学,为了找寻造型路灯,展开环台跳岛的大冒险,记录下我们习以为常,甚至视而不见的「台湾之光」。经过曲曲折折的路程,不但获得「2016新一代设计展-金点新秀设计奖」的肯定,甚至开出意外的花果,出版了《台湾之光-60盏特色路灯大放闪》一书。

有了题目之后,决定载体与插画风格被她们笑称是一段鬼打墙的过程,最后採用两人都能掌控的电脑绘图,以仿版画的形式呈现,就此展开「边跑边画」的考察之旅。除了上网收集资料、亲朋好友帮忙留意,剩下就只能靠双脚沿路寻找,两人利用週末跑遍台湾各县市,走过湿地、渔港、乡镇名胜,有时是无人火车站,有时是一天只有零星公车的山区,她们的足迹甚至遍及兰屿和小琉球。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「找到路灯后,除了拍照、绘图,还要观察当地的地标、人文特色,收集文案素材,虽然很想趁田调顺便玩,但常常都在赶火车。」主修宗教系的加瑜原本希望利用设计协助宗教和社福团体,没想到钻进设计领域,越学越觉得不简单,而这趟考察让她踏出熟悉的生活圈,真正认识台湾的好山好水。

大开眼界的另类抓宝之旅

随着田调的进行,关渡湿地的白鹭鸶路灯、桃园大园的飞机路灯、台中后里的铁马路灯、云林林内的八色鸟路灯,到嘉义义竹的赛鸽笭路灯、屏东琉球的热带鱼路灯、宜兰三星的青葱路灯,无论是历史故事、名胜特产、原生动植物,都让这些路灯成了名符其实的台湾之光,甚至成为当地推广观光、吸引游客造访的原因。

因找寻路灯而爱上东台湾的两人都说:「东台湾的路灯很有特色,而且人都好热情!」尤其台东的路灯多由乡镇公所负责发包,加上丰富的原住民文化,让她们挖掘到许多故事,例如台东太麻里的金仑车站,在2010年前只有一盏路灯,村长争取经费安装后,为符合当地部落风情,路灯採鹿头造型,纪录下早期金仑山区常有梅花鹿与水鹿出没的历史,灯柱及基座则是原住民的杵臼,四周还有排湾族人围绕的图纹。鹿头路灯完工后,不仅照亮居民回家的路,更有不少游客指名造访,连村长都没想到路灯也能「拚观光」。

关于路灯的有趣提问

除了引发观光效益,就在家门口的路灯对居民来说也牵涉到风水、观感的问题,包括高度、照度、结构,还有明灭时间、设置间隔,甚至哪些地方不宜设置路灯、光害是否影响生态、如何报修、电费由谁支付等细节都藏了大学问,对设计者而言,习以为常的存在正是思索设计美学与城市景观的最佳案例。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在路灯案例上网分享后,两人也收到许多有趣的提问。例如台东大武的油带鱼路灯,造型融合当地盛产的油带鱼和俗称「台湾阿嬷」的台湾原生种蝴蝶兰,但就有当地的网友询问:「为什幺蝴蝶兰是桃红色,而不是白色呢?」原来大武当地产的是白花蝴蝶兰,而红花是兰屿的特有品种,为此她们特地去电询问公所、甚至辗转找到当初的设计公司,才得知原来当时为了配色,公所选择了显眼的桃红色,微小的美中不足也成了设计人眼中不能轻轻放过的大事。

与招牌同样重要的城市名片

路灯点亮了年轻世代亲近土地的道路,也让她们开始思索城市景观与生活美学的议题。「路灯造型多样化是好事,但如果街区很乱,整体景观就不美,像招牌、电线桿、停车格等周围景观也应一併考量。」对加瑜而言,美学不只来自设计,也包括美感教育与使用习惯的养成。

而自称是「都市俗」的薏心不仅藉由这趟旅程打开眼界,也更体会到设计除了当下的创意,还得考量后续的维护与管理。「造型路灯的颜色通常比较丰富,后续需要购买不同的漆才能维修,也曾出现是否应统一颜色的讨论,所以设计时也应思考美观和维护的中庸之道。」两个爱画画的女生,仍在设计的修练之路上前行,她们希望透过这本书,让大家抬起头,看看身边那些「简单却不简单」的事物。

蚵蚵蚵kēkēkē-复蚵计画

由王俐文、侯佩君、翁钰婷和刘珮萱,四位南台科技大学创新产品设计系的女孩组成的「蚵蚵蚵kēkēkē-复蚵计画」则是透过社会设计的实践,尝试提供剖蚵工舒适省力的工作环境。

原来钰婷的阿嬷和妈妈都是嘉义东石的剖蚵工,「小时候都蹲在旁边抓螃蟹,不曾注意到阿嬷的职业伤害,长大后常听她说腰痠,才觉得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。」孙女对阿嬷的心疼成了「复蚵计画」的契机,为了了解蚵产业及剖蚵工的工作流程,她们亲自跟着阿嬷体验剖蚵,「青蚵嫂」的初体验就像一场震撼教育。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盘商卸货后,妇女们要将一篮超过100公斤重的成蚵放上推车,推回自家后再合力拉下篮子、倒出成蚵,坐在约25公分高的矮凳上剖蚵,以屈膝弯背的姿势工作将近9小时,才能剖完1.5篮的份量。「我们不知道手要怎幺施力,都市小孩又怕髒,才坐两个小时就全身痠痛。」突破心理障碍的体验也让她们决定将设计锁定在简化流程、整合工具,让平均年龄层约50至70岁的青蚵嫂能抬头挺胸地工作。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经过产业分析与数据统计,她们决定发挥产品设计的专长,将企图改良的项目整合在一台「倾蚵仔车」上,将传统两轮推车改为两段式槓桿的四轮推车,形成省力推车结合剖蚵工作平台的结构。首先将推车底盘改为U型栈板,可直接崁入蚵篮下方,利用第一段槓桿,压下踏板即可利用轻鬆推运,省去将蚵篮搬到推车上的费力动作。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「整台车的结构是最难突破的地方,要计算槓桿、重力和高度,只要差一点点就会差很多。」第二段槓桿则将倾蚵仔车平放成为剖蚵的工作平台,一人就能将成蚵倾倒在40公分高的工作台面上,剖蚵工不再需要长时间弯腰,同时改善卫生条件。一气呵成的工作流程,背后是无数的结构实验,「除了请教结构专长的老师,还要製作草模和精模,反覆推算、修改,还要带回去请阿嬷实际测试。」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除了倾蚵仔车,她们同时设计了「剖蚵工具组」,结合椅凳和蚵肉盆,并将所有工具装在箱体中,让剖蚵工能提了就走。其中蚵肉盆的尺寸也经过精心计算,「考量蚵肉的新鲜度,蚵肉盆的尺寸设定在工作一小时,大约装满两公斤的重量,青蚵嫂就必须将蚵肉送去冷藏,这也是让她们有机会站起来走动。」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阿嬷起初也对她们的计画半信半疑,直到后来亲自操作精模,「将近八十岁的阿嬷轻轻一拉就能推动倾蚵仔车,那时她就有被感动到,还引来其他青蚵嫂围观。」没想到孙女的青涩体验竟然透过设计回馈到自己身上,「后来阿嬷还问:『这台车能不能留下来给我们?』听到这句话就知道我们成功了!」过程中,除了阿嬷的支援、弯管和焊接师傅大力相助,还有被四人称作「精神支柱」的指导教授王文雄主任,更亲自开车陪她们来往东石。

走进现场,设计才有温度

「复蚵计画」除了获得新一代后浪赏、LEUXS特别奖,也入围2016台湾设计师週的设计星势力等展览。「参展时,有人会说:『这台车我搬油漆、搬菜也可以用。』我们也在思考模组化的可能,基础结构不变,使用者可以自选组装零件,应用在需要搬运重物的产业。」

对于至今仍无法被机器取代,依旧仰赖高度人力的蚵产业现况,她们也因为亲身投入而更理解其中的前因后果。「很多人都希望透过设计改善蚵产业,但做产业最在乎的是成本、有没有赚钱,而且太科技的东西,长辈们其实不容易接受,我们希望能提供务实的协助,一方面也是把握学生时代的创作自由,将创意带入传统产业,或许能引起更多关注,未来用更棒的创意翻转问题。」

蚵蚵蚵kēkēkē爱台湾:她们的毕业製作让路灯与青蚵嫂都笑了

「初期我们也收集青蚵嫂的年龄、身高等数据,一开始觉得用处不大,但真正钻研下去,才发现一点小差异都会带来大变化,平常听来轻巧的『人体工学』,其实都要经过无数次实验,最后达到诉求,才是真正震撼人心的部分。」透过「复蚵计画」,生长于都市的女孩们走进渔港,探究问题的本质,正夯的社会设计对她们不再只是想像,更有着从人出发的贴心温度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