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A猫生活 >【纪念沈君山】 张作锦:「革新保台:一句未随沈君山消逝的叮咛 >
【纪念沈君山】 张作锦:「革新保台:一句未随沈君山消逝的叮咛
上传时间:2020-06-13点击:507次

沈君山先生走了。他出身世家,除了晚年的病痛,一辈子过着「公子」的生活,从建中、台大而留美,获名校博士;在学界做过国立清华大学校长,在政界做过行政院政务委员;又浸淫于桥棋,出入于文艺;事业超乎常人,声名显于社会。这样的一生,还会有什幺遗憾?

了解他的朋友,以及读过他的文章、他的书的人,皆知他是有遗憾的。这遗憾是:但悲不见两岸同。至少应是:但悲不见两岸通。

中国文化给知识分子下的定义、课的责任,是先天下之忧而忧,是声声入耳、事事关心。祖籍浙江的沈君山,少年来台,成年后的生活和事业都在台湾。他忧心台湾的安危,关切大陆的变迁。他愿见大陆的改革及发展有益于台湾,更盼望台湾的民主自由能砥砺并影响大陆。他怀着这样的「使命感」,为了两岸间事,苦思焦虑,尽心奔走,直到中风。

一九七○年日本侵占钓鱼台,引发留美学生的保钓爱国运动,也改变了沈君山的人生观和人生历程。他在四十初度之年,值台湾退出联合国之际,毅然辞去普渡大学的终身教职,返台效力,决定以「两岸关係和族群融合」为努力方向,并提出「革新保台,志愿统一」的主张。台湾不革新,就难以自保;两岸若统一,须出于自愿。在三十多年前的台湾,说这样的话,不仅要智慧,也要勇气。

台湾如何革新?首在民主化。当时「党外」势力渐起,与当政者针锋相对。稍有不慎,易生意外。沈君山的学养、性格和立场,被各方属意为沟通协调的桥樑人选。他处理了「海外黑名单」问题,并全力协助「美丽岛家属」;台湾三大政治血案—林宅案、陈文成案和江南案,沈君山参与了前两个的善后,而且受到信赖。台湾后来的解严与开放党禁,沈君山的努力应记上一笔。

摘录 联合报 张作锦 2019.9.13《革新保台:一句未随沈君山消逝的叮咛》一文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